滄海一粟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灣家人 王喬一生推後援會

[原創]我的心情你怎麼會懂呢!

「我的心情你怎麼會懂呢!」我將桌上的藥盒打落在地上,各式各樣的藥丸散落在地上,我的主治醫師面無表情地站在我旁邊,彷彿對我的無理取鬧已經習慣了一般。

「護士,紀錄一下她的行為。」過了良久,才對身旁的已經嚇得說不出話的護士說。

「我說,林小姐,我想妳的病不是一時一刻治的好的,並且,我個人認為妳已經病入膏肓了。」

「什麼?」我提高音量問他。

他不慌不忙地從旁邊將診療用的椅子拿了過來,坐在我的病床旁。

「我觀察了妳的部落格和噗浪一個月,妳的部落格總共發了六篇文章,其中有五篇是講述男男同性戀,另一篇則是講述妳喜歡的二次元配對,至於噗浪總共發了二十一個噗,每個噗都充斥的妳對二次元同性配對的幻想,」他停了一下,接著不疾不徐的繼續說道,「妳確定妳沒生病嗎?還有,剛剛妳說的心情是只找到同好訴說內心對配對的幻想與渴望嗎?」

我眨了眨眼,突然有些不知所云。

「林小姐,根據我們所做的研究數據所顯示,我知道妳的性向是非常正常的,但是妳對同性戀,尤其是男性與男性之間,有種異常的執著。」

講到這裡他頓了一下,他轉頭叫身後的護士離開並帶上門,說有些單獨的事想和我說。

護士離開後,整個病房就剩下我們了。

我們兩個都沒有開口,但我感覺的到他有很重要的事想和我說,他的沉重在這間寂靜的病房漫延。

「林小姐,我有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想和你澄清一下,」他的表情有些困窘又有些火大,「根據妳在部落格上發表的某些文章提及的醫師和我似乎有些雷同,我和負責小兒科的王醫師並沒有任何逾越界線的情感,我們只是很好的同事,會一起吃飯的那種,但不會像妳在文章寫得那樣,吃到床上去,希望妳可以搞清楚一下。」

臥槽,我寫的那麼含蓄你都看的出來,「醫生,我只是將我腦內所激發的文才一五一十的以文字呈現。你不覺得身為我的主治醫師應該多鼓勵我以這種方式抒發情緒嗎?」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面色凝重,「我真的第一次碰到你這種病患,然後老實說,妳簡直和變態沒什麼兩樣。老實說,我當醫生從來沒這麼挫折過。」他站起身,似乎調整了一下心情,又恢復了平常冷靜專業的醫生形象,「等等我會讓護士再送藥過來,麻煩妳,這一次就乖乖地吃藥。」

他轉身走到門邊,才剛要開門走出去,又轉頭看著我。

「如果寫那些文章讓妳很快樂的話,那妳就寫吧,或許妳說的沒錯,身為妳的主治醫師,支持妳的行為也不見得是錯的。」

當他把門帶上,病房裡剩我一人時,我有種感覺從心中湧了上來

一種油然而生的罪惡感。



----------------------------------------------

別問我,我不知道有沒有後續...(哭


评论
©滄海一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