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海一粟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灣家人 王喬一生推後援會

[張安]養貓 (上)

*為喜愛的CP耕糧

*我還沒開始碼杰西卡的王喬生賀文(哭

*OOC注意

*此文又稱為張安育貓日記,今天沒有肉明天沒有肉以後都沒有肉

-------------------------------------------

張新杰一打開門,只看到了全身濕淋淋的安文逸,還有他懷裡皺成一團的外套。外套裡似乎還有什麼東西正不安分的扭動著。

“喵。”外套裡的東西探出了頭,叫了一聲。

 

是一隻巴掌大的奶貓。

 

張新杰拿著吹風機吹著安文逸的頭髮,仔仔細細的檢查著哪裡還沒有吹乾,“今天出門不是叫你要記得帶傘的嗎?電視新聞都說了下午會下雨了。”

“對不起。”儘管沒有責備的意思,但安文逸還是老老實實的道了歉。

張新杰在確認了對方的頭髮已經乾的差不多的時候將吹風機關了,接著打算處理正事。

“貓你打算怎麼辦?”他直接了當的問了。

“不能先養著嗎?”安文逸看著懷裡已經洗乾淨的小貓,是一隻母的花貓,毛似乎才剛長齊,還不停的發出叫聲。

“我在回來的路上撿的,雨下的挺大,讓牠這樣在路邊淋雨怪可憐的,所以我思索了一下才撿的。”

 

小貓一直不安分的想掙脫安文逸的雙手,好不容易掙脫成功,在木質的地板上好奇的四處張望。

“這麼小一隻,還沒斷奶吧!沒看到母貓在附近嗎?”張新杰蹲下身,不顧小貓的掙扎,硬是將牠抱了起來仔細端詳著。

小貓被抱起來時瞬間安分了不少,睜著水藍色的大眼對著張新杰喵嗚了幾聲。

“沒有。雨下的急,大概躲起來了。”安文逸對著抱著貓的張新杰搖了搖頭,“先留著牠好嗎?明天我再回原處看看母貓有沒有回來。”

 

張新杰沈默了半晌,最後還是妥協了。

“好吧。”

 

張新杰拿了條毛巾將小貓包了起來,又找了個紙箱先應急,小貓在紙箱裡依然是喵嗚喵嗚的叫著。

“是不是餓了啊?”張新杰推了推眼鏡,看向了安文逸“不然怎麼叫個不停?”

“我先查一下看看要怎麼餵好了。”安文逸拿出了手機開始查,但是臉色卻越發越難看。

“前輩……我似乎做錯事了。”安文逸看著箱子裡的小貓,貓咪還是睜著無辜的大眼,不斷的發出嗚鳴。

“怎麼了?”張新杰一臉不明白地望向他。

“網路上大家都說奶貓一但沾上了人的味道,母貓就常會因為顧慮到其他小貓的安全而捨棄牠。而且這麼小的貓也不能亂餵,很容易死掉,保溫好像也很重要。”

“跟鳥的道理一樣啊。”張新杰用手指搔了搔小貓的下巴,小貓似乎很舒服,還瞇起了眼睛。

“那現在……該怎麼辦?”安文逸一臉難過的看向自家男友。

“先帶牠去獸醫院吧!你整理一下,我開車。”張新杰嘆了口氣,準備起身去拿車鑰匙。

 

看來家裡要多一個小麻煩了。

 

 

 

好在晚上的雨小了不少,張新杰將車開到了離家最近的獸醫院,安文逸抱著裝著小貓的紙箱走進醫院掛了個號就這麼等著。

等到醫生叫號,他們就這麼帶著小貓走進了診療間。

安文逸稍微向醫生解釋了一下小貓的狀況,醫生看了看小貓,又為了牠做了一些檢查,除了體溫有點偏低之外,其他的狀況都還算不錯。

“我幫牠除了一下蟲子,嗯,牠大概已經出生了一至二個禮拜了,如果要打預防針的話你們可以下禮拜等牠體力比較好的時候再帶過來。”醫生將小貓放回紙箱,接著又說道,“還有這個年紀的貓比較難養,需要比較多的照顧,保溫也是,我先用暖暖包幫牠保溫,你們回去後稍微注意一下溫度。還有餵奶也是,大概四到五小時要餵一次,這個年紀的貓不是吃就是睡,要等到再大一點才比較能自理。”

 

安文逸接過紙箱,裡面的小貓剛做完檢查喝完奶,睡著了。

“還有喝完奶要幫牠拍嗝,然後定期幫牠催大小便,可以拿濕紙巾或濕的布擦拭牠的屁股附近,刺激牠便溺。”

醫生拿出了一本手冊給了張新杰,“餵奶的注意事項上面都有寫,如果有什麼問題可以再來找我。”

 

張新杰右手幫安文逸撐著傘左手提著奶貓的奶粉和一些日用品,還要確定一人一貓沒有淋到雨,簡直忙的不可開交,直到安文逸上了車他才得以鬆了口氣。

張新杰收了傘坐到了駕駛座,卻看到安文逸低頭盯著睡著的貓看著。

“怎麼了?”他問。

“牠睡得好熟,好像很安心呢。”安文逸看著小貓起伏著的小肚子,微微一笑。

“這樣很好不是嗎,我們回家吧。”張新杰發動引擎,準備開車回家。

 

回到家大概已經八點多了,早就過了兩人的吃飯時間。

安文逸確認了紙箱裡的暖暖包溫度還夠,小貓也還在睡,決定先暫時將紙箱放在沙發旁。

“我來煮吧。”安文逸走進廚房,正準備煮幾樣簡單的菜,卻沒想到張新杰已經開啟瓦斯爐開始煮麵了。

“前輩……”安文逸愣了愣。

張新杰的速度之快讓他嚇了一跳。

“你今天應該很累吧!我煮就好了。”張新杰沒有回頭,卻也知道安文逸走進了廚房。

在他準備打蛋進入鍋子裡時,有雙手從背後抱住了他。

“今天……很謝謝你。我還以為前輩一定會生氣,然後要我把貓送回原處。”

安文逸把臉埋在戀人的背後,不用別人來說,他知道自己現在的臉一定紅的像蘋果。

“一看到你撿了貓回來,我就知道家裡要多一份子了,而且就算母貓真的回來了,你也捨不得把牠放回去不是嗎?何況又是在不知道母貓是否還會養育牠的狀況下。”

 

安文逸一僵,自己想的幾乎都被說出來了,這種時候他實在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只能誠實地回答,“是。”

張新杰用筷子確認麵已經熟了之後,關掉瓦斯爐的開關。他轉身看著安文逸,微微一笑,“其實我覺得這樣也不錯。”

“什麼?”安文逸有些反應不過來他的意思。

“吃飯了,去把餐具擺好吧!”張新杰不打算在多說什麼,伸手打開櫥櫃拿出二個碗出來盛麵。

 

其實我覺得這樣也不錯,至少我不在家時你能有個伴。

 

 

草草結束晚餐,將家裡的大小家事處理完時間也快要十點了,是兩人上床睡覺的時間。

今天因為一個小小的不速之客,導致時間大亂。張新杰想。

張新杰在睡前稍微看了一下小貓的狀況,嬌小的貓兒在鋪滿毛巾的紙箱裡睡得很熟,旁邊的暖暖包正提供的溫暖給牠。

確定完小貓的情況後,他起身回臥房去睡了。

張新杰走進臥房,先他進來的安文逸已經因為疲憊,早已熟睡。

他輕手輕腳的爬上床,深怕一個太大的動作將他吵醒了。

 

他看著安文逸熟睡的臉龐,輕輕的在額頭上落下一個吻。

“晚安。”

 

 

TBC


---------------------------------------

我決定要對自己的排版目死一下

話說,為了這篇文估狗了好多養貓知識,以後...應該用的到...吧?


评论(9)
热度(25)
©滄海一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