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海一粟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灣家人 王喬一生推後援會

[王喬]王杰希生賀文:貓與兔子

*OOC,私設有,覺得有點魔性

*千萬別相信我,還有其實貓和兔子是能養在一起的

*小喬快要被吃掉了,怎麼想都不是我的錯

*杰西卡生日快樂!

--------------------------------------------

王杰希實在不明白,上次見到喬一帆人明明還好好的,怎麼這次見到就多了個東西。

 

有誰能告訴他喬一帆頭上的兔子耳朵是怎麼回事。

 

而且似乎只有他能看的到,其他人似乎都沒有發現這個異狀,還是熱絡的互相攀談著。

喬一帆除了多了一對耳朵也沒有其他異樣,嗯,還有他不時似有似無的自己這邊瞄,當雙方的眼神對到時,他還會故作鎮定的轉回頭,當作沒有在偷看。

“英杰,”王杰希叫了在他旁邊正在和劉小別說話的高英杰,高英杰轉過頭看著他的隊長,接著只聽到了王杰希的提問,“一帆今天有沒有和你說些什麼,或者有什麼地方怪怪的?”

“什麼?”高英杰有些反應不過來。怎麼隊長就這麼突然問起一帆的事了,他實在有些驚訝以及出乎意料。

不過既然隊長問了,他也就據實回答。

“剛剛我們有聊最近發生的事,可是都是一些小事,一帆也沒有露出什麼特別不自然的神情……喔喔,倒是有件事有趣些,隊長要聽嗎?”高英杰像是突然想起什麼,笑了笑。

“什麼事?”王杰希覺得這或許會是有用的情報。

 

“聽說葉神的酒量只要一杯就倒了。”

 

“……”確定是沒有用的情報。

 

看來英杰應該是不知道喬一帆頭上那對耳朵是怎麼回事了。

或許應該說……英杰有看到一帆頭上的耳朵嗎?

可是如果直接問他這個問題又好像不是那麼的合適了。

“隊長…一帆怎麼了嗎?”看來隊長對葉神的酒量一點興趣都沒有,反倒是對一帆很是關心似的,高英杰擔心會不會是有什麼關於喬一帆的重大事件。

“你有覺得一帆多了些什麼嗎?”王杰希試探性地問了。

“沒有,像平常一樣。”高英杰搖了搖頭,誠實答道。他不知道為何隊長這麼問他,但今天的一帆確實和平常一樣,人很和氣。

“好,沒事了。”

儘管覺得哪裡怪怪的,但隊長都說沒事了,高英杰也不好繼續問下去,只好默默離開。

離開時還往王杰希的方向多看了好幾眼。

王杰希很確定自己沒有眼花,可是其他人都沒有發現這個異狀,著實不合理。

王杰希思索著自己是否該直接去找喬一帆問個清楚。

當他做好決定,打算問個清楚時,喬一帆早已消失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內。


“……”王杰希的內心有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

 

 

啊啊啊!喬一帆在內心吶喊著!為什麼會有貓耳朵出現在王隊的頭上啊!怎麼想都很詭異吧!而且王隊還一直往自己這邊看過來,就算想裝不在意都不行。

剛剛英杰竟然還能若無其事的和王隊說話,英杰沒有看到貓耳朵嗎!明明就很明顯啊!怎麼會沒看到呢!而且其他前輩好像也都沒注意到……

該不會……

該不會只有自己能看到吧……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喬一帆整個人都懵了。

今天應該不是什麼整人節目吧,應該只是單純職業選手們的聚會吧……應該是吧?

喬一帆越發越不敢肯定這個聚會到底有沒有整人的成分在裡頭,明明之前見到王杰希對方都還很正常的,怎麼今天就換了個樣,光是那副耳朵就讓喬一帆內心掀起萬丈波瀾了。

所以他在萬分不確定是不是自己的問題下決定先離場,說不定是自己太累了,眼花了。

喬一帆真心希望是自己眼花了看錯了。

 

可惜事與願違。

 

喬一帆怎麼也不會想到王杰希會自己出現在他面前,而且還一臉的嚴肅。

他的目光不自覺的招呼到那對貓耳上,就這麼近的距離看來,那對耳朵似乎是真的。

“我們可以聊一聊嗎?一帆。”

儘管他只是他的前任隊長,可是說話的口氣還是這麼有威嚴,讓他無法拒絕,只能輕輕的點頭,“好。”

 

喬一帆將手中的玻璃杯握的緊緊的,完全是他內心的寫照,緊的讓他喘不過氣。

他把頭低的很低,完成不敢往王杰希的方向看去,深怕看到那對耳朵又會移不開視線。

可問題是對方就坐在他旁邊,什麼都不說又顯得很突兀。

“那個……王隊……”雖然對方說要聊一聊,但從他們倆個坐下來到現在已經過了快五分鐘了,整個氣氛冷的像是降到了冰點。

“一帆,我問你,”或許是聽到喬一帆叫了自己,王杰希轉過了頭,一臉認真的看著他問,“你有沒有覺得自己那裡怪怪的?”

喬一帆眨了眨眼,有些不明白。

王杰希看出他的疑惑,於是又補充道,“有沒有覺得自己多了對耳朵……之類的?”

喬一帆愣了愣,幾乎快喊出口說多了對耳朵是您啊王隊,不過他還是忍下來了,誠實答道:“沒有。”

此時的王杰希聽到他這麼回答幾乎能夠確認自己是唯一一個能看到喬一帆兔耳的人了,畢竟連本人都不知道。

“可是前輩……”此時喬一帆鼓起了勇氣,認真地對王杰希說道,“您多了對貓耳。”

王杰希愣了一下,內心的草泥馬再次奔騰而過,於是他也這麼說了,“其實我有件事想和你說,”

“什麼?”喬一帆不解。

“你的頭上也多了對兔耳朵。”王杰希眼神堅定的對他說。

於是喬一帆內心草泥馬也跟著一起奔騰了。

 

 

“所以現在就是你看的到我頭上有一對貓耳,我看的到你的頭上有一對兔耳,然後我們都無法看見自己多的那副耳,對嗎?”

“是的。”喬一帆點了點頭。

“其他人沒有什麼異狀但他們看不到我們的耳,是吧?”

“是的。”喬一帆再次點了點頭。

“……”王杰希再次無言了,這世上怎麼會有這樣子的事呢。

“所以現在的狀況到底是怎麼樣啊……”連王隊都一頭霧水了,更別提完全不想思考這個問題的自己了。

喬一帆困擾的神情全部顯露在了臉上,他本來就是個容易擔憂的個性,而現在又出了這麼一個讓人完全摸不著頭緒的岔子,他實在不知道自己能說些什麼或做些什麼。

“算了,先保持這樣吧,畢竟也沒有影響。”王杰希聳了聳肩,做了個決定。對於一個完全沒有解決辦法的問題再怎麼想也沒有用,“我們先回會場吧。”

“王隊等等。”

就在王杰希準備起身回去會場時,喬一帆喊住了他。

“怎麼了?他不解的回頭。

“那個……今天是七月六號,祝您生日快樂,謝謝您那一年來在微草對我的照顧,然後,怎麼辦,我的禮物在旅館的房間……”喬一帆有些手足無措,想罵自己應該記得把禮物帶過來的,不過最後他還是只能默默的低下頭。

聽到喬一帆的話,王杰希像是瞬間了解了什麼。

“仔細想想,今天確實是我生日,然後我長出了貓耳,你長出了兔耳……是吧?”王杰希走到了他的面前,看著他。

“是這樣沒有錯……”喬一帆不能理解為何他問出了這個問題,只能點頭。

“在我生日的這天,我們兩個都有了改變,這讓我想起昨天我在飯店裡看的一個節目裡面的內容。”

喬一帆一臉困惑。

王杰希想了想,露出了一抹笑,將臉湊到了喬一帆的面前。

 

“如果這是上天送給我的生日禮物,就算貓把兔子吃掉,應該也沒關係吧!”

 

“咦?”

 

貴族將自己養的貓放出去追逐兔子。

 

然後把兔子吃掉。

 

END.

------------------------------------

我努力過了(躺

不要問我那個節目哪來的QAQ


评论(1)
热度(34)
©滄海一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