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海一粟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灣家人 王喬一生推後援會

[張安]養貓 (中)

 @爬山虎核外电子黑白灰 更新來了!可是張副這次上線時間有點短_(:з」∠)_

*此文為張安育貓日記

*OOC,私設有

*貓好像鬧騰的有點厲害,你們說是不是啊

-------------------------------------------------------


這一晚的張新杰睡的特別差,客廳斷斷續續傳來微微的貓叫,他一翻身,卻發現安文逸不知何時早已離開被窩。

張新杰睡眼惺鬆的戴上眼鏡,看了眼牆上的時鐘。

 

淩晨一點。

 

張新杰看著時間沈默了一下,平常的他絕對不會在這個時間起來,更不用說看到這個數字了。

最後他還是選擇走出臥房去看看客廳的情況。

客廳的燈全都開著,桌子上散落著紙巾和餵食奶貓的器具,整個桌子亂糟糟的。

張新杰往紙箱一瞧,裡頭的貓似乎已經吃飽然後又睡著了。

安文逸也睡著了。

只不過是睡在沙發上。

整個人就這麼縮在沙發上,明明就很累,卻還是忍著疲憊起來給奶貓餵奶。

一想到這裡,張新杰不免埋怨這個小東西這麼惱人,根本不讓人好好休息。

張新杰就這麼站了五分鐘,他實在不知道是不是該把安文逸挖起來去臥房睡,但這樣等於又把安文逸吵起來一次,而且估計五六點時貓又會起來喝奶,一樣還是必須起來餵牠。

就這樣遲疑了一分鐘,張新杰做出了決定。

他進去臥房把被子拿了出來,自己就和安文逸一起擠在沙發上。

沙發勉強能容下兩個成年人,張新杰就真的抱著安文逸在沙發上睡了一晚,安文逸平穩的呼吸聲讓他覺得相當安心。

他甚至還覺得睡沙發比睡在床上溫暖多了。

 

安文逸再一次聽到貓叫再起床已經五點多了,他揉了揉眼睛,看著睡在他身旁的張新杰,再看看自己身上蓋的被子,分明就是身旁的這個人為自己蓋上的。

安文逸無奈的搖了搖頭,自己還是給對方添了麻煩。

他輕輕的從沙發爬下來,戴起放在桌上的眼鏡,箱子裡都奶貓不斷的對著他喵喵叫。

明明知道貓看不懂,卻還是對著牠比了個安靜的手勢,他輕輕地說著。

“不要把前輩吵醒了。”

 

張新杰再次睜開眼睛,準時的六點。

安文逸早已不在身旁,伸手拿起放在桌上的眼鏡往沙發旁的紙箱一看。

貓果然還在睡。

正如同醫生說的,這年紀的貓不是吃就是睡。

但至少接下來的行程可以照著平常那樣來了,這還算是一件好事。

聽到客廳有些動靜,安文逸從廚房走了出來,“前輩,你醒了啊。”

從張新杰的表情可以知道,他對這一晚的睡眠品質非常不滿意,但對像是隻貓,而且還是隻還沒足月的小貓,他也沒辦法說些什麼。

只希望這隻奶貓今天能乖一點,不要給安文逸找太多麻煩。

 

目送完張新杰上班,安文逸打了個哈欠。

他昨天的確沒有睡飽,但總不能丟著小傢伙讓牠餓肚子。

他無奈的笑了笑,伸了個懶腰,準備開始做家事。

 

他走到了客廳,確認了今天早上剛換過的暖暖包沒有問題,奶貓五點時才剛喝過奶,現在還在熟睡,他應該可以先把家務忙完,到時貓也差不多餓了,然後再來餵牠喝奶。

安文逸對於自己這樣的時間安排覺得很相當的合理。

他將髒衣服丟進了洗衣機,按下按鈕。

 

洗衣機發出的聲響在空曠的屋裡顯得特別大聲。

安文逸蹲了下來,看著這間偌大的房子。平時自己一個人在家時,是有些孤單,但現在卻多了個伴兒。雖然還很小,也還不會自己進食,但等牠大了一點,就能不時逗逗牠,陪牠胡鬧個一番。

不過到時候貓的精力應該會很豐沛,用都用不盡吧!

到時候也可以買些玩具陪牠玩……

不過在那之前必須要好好照顧牠才行,那麼小一隻,也不太會走,想當初在路上看到牠時整隻濕淋淋的,眼都張不開了,走路也是搖搖晃晃的,一直到自己拿著外套把牠裹起來才能聽到細微的貓叫。

但就實話而言,他也不知道當下為什麼就是覺得自己應該帶牠回家。

真的……很不可思議。

家裡就在這麼莫名其妙的狀況下多了一位新成員,而且還是在一個意外之下所被接受的提議。

 

安文逸想了想,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還沒幫牠取個名字呢……”安文逸將已經洗好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拿出洗衣機,放入籃子內,“等前輩回來必須和他討論一下這個問題……”

將全部的衣服都拿出來後,他搬著洗衣籃走到了陽台,拿起了衣架就動作熟練的開始晾起衣服。

等等晾完衣服還得把前輩的襯衫燙一燙才行。

還有晚餐的菜可以煮些什麼,還有什麼事要做……

安文逸一邊想著這些問題,手裡的動作也沒停著,很快地,衣服一件件的就這麼被掛在竿子上等著冬日豔陽的照射。

等到忙完所有瑣碎的家事,他還不忘關心一下奶貓的狀況。

 

本以為還會看到牠躺露著小肚子睡覺的模樣,卻沒想到當他朝紙箱一看的時候這小傢伙正在對箱內的毛巾施暴,把毛巾弄得皺巴巴的,而且還玩的不亦樂乎。發現了有人在看自己,奶貓朝著安文逸叫了一聲。

現在的牠只要看到安文逸就知道有奶可以喝,自然而然的也會自己靠過來。

餵飽了奶貓後,安文逸輕輕地用食指和中指給奶貓拍嗝。

做完拍嗝的動作後,他抽了一張濕紙巾幫牠刺激了大小便,奶貓不安分的亂動著,還不斷發出不滿的叫聲,看起來相當可憐。

但因為是必要的工作,所以他也不能心軟。

在確定完排泄物沒有異狀後,他幫奶貓整理了紙箱內的環境,然後輕輕地把貓放了回去。

奶貓一回到紙箱馬上往暖暖包的地方縮了過去,牠瞇起了眼,似乎是覺得很溫暖。

安文逸坐在紙箱旁,看著牠的肚子起起伏伏,然後再一次進入夢鄉。

他開始想著這麼小的一隻貓該叫些什麼好。

他從小就對養寵物興趣缺缺,況且那時的他也沒有自信能給寵物足夠的照顧和陪伴,在這樣一個情況之下養寵物最後只會造成父母的困擾。

既然沒有養過寵物,自然也不會有替寵物取名字的這種經驗了。

就因為這樣,他在這方面是完全沒有概念的一張白紙。

在對於取名字這樣一個無力感襲來時,安文逸嘆了一口氣。

果然還是應該等前輩回來再來思索這個問題的

 

他起身走到了廚房,泡了一杯咖啡,從冰箱拿出了兩片吐司,抹了些奶油下去考,兩片吐司加上一杯咖啡,這就是安文逸今天的午餐。

假使被張新杰發現自己的午餐是這個樣子的話,肯定會被嚴厲的指正一番。

但偶爾這樣子的行為對安文逸而言反而是一種放鬆。

就這樣解決了簡單的午餐,安文逸有些累了。

果然睡眠充足是很重要的,他心想。

他看了牆上的掛鐘,現在是下午一點,距離收衣服還有一個小時,離張新杰下班還有五個小時。

不過累歸累,還是要先決定好晚餐的菜色才行。

打開冰箱,研究了裡面還剩些什麼食材可以用在晚餐上。

安文逸心裡大概有些底可以煮些什麼。

平時在家煮飯時張新杰雖然不會有嚴厲的批評,但還是會指點一下哪些菜用哪些做法比較好比較健康之類的。

基本上安文逸都會盡量照他的想法去做,畢竟讓吃的人覺得開心覺得滿意,他覺得這點是最重要的。

張新杰也是明白他的心意的,所以在指點之後總還是會給他鼓勵的言語。

這就是張新杰溫柔的地方。

安文逸想好了晚餐的菜色,將該解凍的食材從冷凍庫拿出來,等稍微解凍了再來處理。

現在應該先將衣服從陽台收進來折好,然後家裡的地板也該掃了,二天沒清了。

等做完這些事後,晚點就能開始處理蔬菜和肉品。

在安文逸完成這些家務之後,開始準備晚飯。

下午六點三十分,鑰匙碰觸到門鎖的聲音準時響起。

張新杰回來了。

 

“我回來了。”

“歡迎回家。”



TBC


---------------------------------------------

下一篇章叫做張安姓名學選修課

明天要開始暑輔了,要在學校碼字了......

考完試偷碼



评论(7)
热度(20)
©滄海一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