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海一粟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灣家人 王喬一生推後援會

[王喬/ABO]默02.

*廣告設計公司職場paro

*預計是虐文+更新不穩定,我只是想慢慢寫一個我心裡的故事(●*´Д`*)ノ

*OOC+私設

*很好,我嚴重過敏了,整天噴嚏鼻水流不停(つ'A`゜)゜+゜

*神助攻方神到來!!!

------------------------------------------

02.

 

喬一帆壓線走進公司,櫃檯的服務小姐向他說了一聲早安,喬一帆也回了聲早,然後快步步入辦公室,留下了有些反應不及的服務小姐。

“今天的喬先生,好像有些怪怪的。”其中一位和喬一帆較熟識的服務小姐說著,先不說那怪異的態度,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快遲到才進公司的喬先生。

“誰知道呢!”另一位則聳了聳肩,繼續打資料。

 

剛剛喬先生脖子上的吻痕她可看的清楚了。

 

 

喬一帆第N次拉著襯衫的領子,領帶已經緊到快勒死他了,可還是有些許的紅點暴露在空氣當中,早上他連跑帶逃的離開王杰希家,整個人緊張的要命,一直到自己的租屋處他才放下心來。

然後一整個早上都在煩惱身上被留下的印記。

印子幾乎都集中在腺體附近,還有鎖骨,當然也有比較私密的地方,例如腰部,大腿內側,喬一帆在浴室裡清洗時根本不敢仔細看,只能紅著臉清理。

一直到有些部分真的無法遮掩,他才在壓線的狀況下進入公司。

羅輯坐在他對面的位子,看著喬一帆壓線進公司,然後心神不寧的樣子,開口關心了幾句。

“怎麼了一帆?從剛進來就怪怪的。”他擔心的問,“是不是上次的客戶很難搞?”

羅輯想起了上一次有個脾氣差的要人命的客戶弄得公司雞飛狗跳,最後喬一帆出來接了他的案子公司才安靜了下來。

羅輯擔心是那個難搞的客戶,才剛想安慰幾句,就聽到喬一帆回答:“不是。”

“怎麼了?”安文逸拿著剛印出的DM樣本走回坐位,他的位子在羅輯的旁邊,喬一帆的斜對面,才剛回到位子就聽到他倆不知道在談論什麼,於是隨口一問。

“沒事的,不用擔心,我去一下洗手間。”喬一帆勉強扯出了一個微笑,起身往洗手間的方向走,留下了不知所措的羅輯和默不吭聲的安文逸。

“怎麼回事啊……”羅輯眨了眨眼,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倒是安文逸一臉淡定的坐了下來,拿起桌上的電話直接就撥了個號出去。

“喂,蘇秘書嗎?葉總在嗎?請幫我把電話接過去,謝謝。”

聽到電話內容,羅輯有些難以相信地看著身旁的同事。怎麼突然打回總公司還直接找葉總呢?

安文逸就這麼等著,直到聽見一聲慵懶的聲音從話筒傳來。

“喂?怎麼了?”

“一帆出事了,和王杰希有關。”安文逸從一開始就觀察到喬一帆的異常,還有身上的那些吻痕,怎麼想都知道昨天肯定發生了一些事情。

“嗯,然後呢?”

“什麼然後呢!當然不能讓他再繼續接近一帆!這樣下去一帆還會再受傷的,而且公司也經不起像上次那樣的打擊的,葉修!”安文逸難得的動了火,當初的那件事也對他造成了不小的打擊,他無論如何都不想再經歷一次了,也不想再看到喬一帆受傷。

羅輯在旁聽著,從安文逸和葉修的對話中他已經知道今天喬一帆為何那麼奇怪。

他當然知道這樣下去會發生什麼事,但他只能選擇沉默。

“那是他的事,你和羅輯都別插手管,讓他自己解決,你們只要看著就行了。”葉修的聲音再次從話筒裡傳出,還帶著一絲的堅決。

“他可以自己決定自己的人生了,你不用那麼擔心。”

“可是……”安文逸還想說個幾句,但此時的話筒只剩下嘟嘟嘟的聲音。

安文逸用力的將電話甩回桌子上。

羅輯了解安文逸的憤怒從何而來,但他卻不知道為何葉修會作出如此的抉擇。

他選擇相信葉修。

現在也只能這麼做了。

想必安文逸也是這麼想的,雖然他看起來還是有些生氣。

 

喬一帆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嘆了口氣。

原來自己是頂著這麼一個憂鬱的神情進公司的,難怪連羅輯都看出了自己的不對勁。

他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臉頰,直到自己的臉色浮上了一絲紅潤。

“這樣好像正常點了……”他喃喃道。

他嘆了口氣,轉身離開洗手間,準備走回辦公室。

此時此刻他的心裡只有一個願望。

那就是但願自己和王杰希再無任何瓜隔。

但他怎麼也沒有想過,王杰希是沒有來找他,但是來了一個可能比王杰希更難應付的人。

喬一帆在正中午的時候接到櫃檯打來的電話,說有位姓方的先生想找他,似乎是個大人物,小姐剛入行不久,只能稍微判斷對方的地位,沒辦法實說出是哪個大人物。

喬一帆一頭霧水,基於職業道德,他還是下樓去接待這位大人物。

確實是位大人物,喬一帆在心裡嘆了口氣。

方士謙,廣告界中的神奇顧問,有他在的微草拿了紅點兩屆的最佳設計獎。

“沒有馬上下去迎接您是我的錯,非常抱歉。”喬一帆將方士謙請到會客室,非常有誠意的道歉著“不知道有什麼貴事讓您親自蒞臨?”

喬一帆如此制式話的言語讓方士謙皺了皺眉,直接就說了句,“這種話別和我說啦!又不是為公事而來的。”

喬一帆停止說話,靜靜地看著坐在對面的方士謙。

“午休我請你吃個飯吧!我們來聊聊王杰希這個人如何?”

方士謙挑了一間附近的小吃店一把就把喬一帆拉了進去。

喬一帆有些驚訝方士謙會選這種小吃店聊事情,小吃店正值中午時間,裡面滿滿的都是人,方士謙和老板打了聲招呼就往二樓走去,二樓的人明顯少了許多,想必樓下地都是匆匆吃完就趕著回公司的上班族吧!

喬一帆和方士謙選了個靠窗的位子,一開始喬一帆還有些束手束腳的,畢竟對面是業界的前輩,但方士謙似乎沒什麼特別好拘束,從坐下來開始就不斷和他推薦東推薦西的,好似自在的像自己家。

好不容易點完了餐,喬一帆以為方士謙會開始苦口婆心地勸他們復合之類的,結果方士謙一開口就是八卦王杰希。

剛進公司時的八卦糗事就不用說了,連高中大學的都知道就真的厲害了。

喬一帆一邊吃飯一邊聽,被方士謙逗得樂不可支。

“他大學的時候啊,念色彩學的那個教授每次都點他回答,你知道為什麼不?”他問。

喬一帆搖搖頭。

“很簡單啊!那教授第一天就記著他的大小眼,剩下的誰都沒記著,只好都點他啦!”

說完,方士謙和喬一帆都笑了。喬一帆在這一頓飯中聽了許多他所不知道的王杰希,當然大部分都是八卦就是了。

他本以為方士謙會是個難以應付的前輩,卻沒想到這麼好相處,甚至覺得他從這行退休實在有些惋惜。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的那麼快,一眨眼的時間已經快過午休時間了。

方士謙開著車送喬一帆回公司,喬一帆看著時間快過了,連忙和方士謙道謝準備進公司。

方士謙向他揮了揮手,將車子掉了個頭,開車回微草的總公司。

 

方士謙斜躺在沙發上,漫不經心的翻著最新一期的雜誌。

“我和他去吃飯了。”他說。

坐在辦公桌前的王杰希抬都沒抬頭,手當然也沒停下批閱文件,“然後呢?”

“然後,我覺得他笑起來好可愛。”

王杰希停下了動作看著他,“你說什麼?”

“我胡說的,”看到王杰希把動作都停下,就只因為他這麼一句話,方士謙在心裡偷笑著,“人是挺不錯,也很乖。”

“我說了不少你的事給他聽,他似乎也挺有興趣的,就這麼聽我說了一頓飯呢!”

“所以呢,他對我的好感度上升了沒?”

當初方士謙說要幫他,幫他刷好感度,講得一副哥哥一出手,便知有沒有,王杰希也就聽了他的。

“應該上升了不少吧!他看起來挺開心的。”畢竟聽了你那麼多八卦。

聽到方士謙這麼自信的口氣,王杰希倒是意外了些。

他以為喬一帆會繃著一張臉,根本不想聽有關他的事的,沒想到他挺開心的……

這是不是代表……他心裡還是有個他呢?

 

王杰希當然不知道,喬一帆對他確實有些好感度了,也確實是方士謙刷出來的,但卻是建立在他那一堆八卦和糗事上。

可憐的王杰希總經理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賣了個乾淨,心裡還感謝著方士謙這個賣了他的人。


TBC.

------------------------------------------

下一次什麼時候更呢(ノ・ω・)ノヾ(・ω・ヾ)

跟方神認真你就輸了_(:з」∠)_


评论(7)
热度(42)
©滄海一粟 | Powered by LOFTER